•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教育美文欣赏

清明节感怀散文

时间:2020-10-14 19:36:59   作者:   来源:   阅读:6   评论:0
内容摘要:  清晨起来,风里飘着润湿的泥土的味道,从纱窗中,窗帘下透进来,沁人心脾,泥土与花香,不可多得的清凉拂面;正陶醉着,蓦地,却叹了一声气来,“昨晚一夜风雨,又该是落红片片了。”  是啊,真是可惜了。花开奢靡,片片成泥。前几日在门户前,看见的那......

  清晨起来,风里飘着润湿的泥土的味道,从纱窗中,窗帘下透进来,沁人心脾,泥土与花香,不可多得的清凉拂面;正陶醉着,蓦地,却叹了一声气来,“昨晚一夜风雨,又该是落红片片了。”

  是啊,真是可惜了。花开奢靡,片片成泥。前几日在门户前,看见的那些极是秀美小巧的桃花儿,都泼洒了一地落红。古时候说美人红泪,不曾相见过,想着那是多么楚楚动人,抑或凄婉涟涟的景色:绢帕葱手,清眉绣眼,竟能泣下红泪来,当真是愁深情长么?这勾人的滋味,只要稍稍琢磨琢磨,动情的,实在细想不得啊。如今看这春雨,看看这满地花瓣,昨夜一宿,还真道是有红颜泣泪么。

  早春也不早,晚春随后就到,初夏是急不可待的。谷雨过后就要立夏,中部的春季不会很漫长,相反会很短暂。一个来月的光景,花儿就开遍了枝头,红的、黄的、粉的、清明节早的和晚的都到齐了,至于而今,都摇摇欲坠,颜色浓成浸染,纸捏似的安放在枝头,竟还是经不起微风细雨的侵扰了,飘然滑落。我想象着花瓣飘落的姿态,扩大到漫天的花瓣一齐飞舞,下一场花瓣雨如何?在雨季到来的前兆里,满世界一直飘着,飘着,各种各样的颜色,纷纷乱乱的故事。这壮丽得堪称奢华的场面,让人沉浸到如痴如醉,不可自拔,想象自己就站在其中,被包围了,春季竟有如此魔力,毫无预兆的就来了,悄悄的走进了你的世界,深深地潜进了你的心中,又在一场繁华的仪式之中将之前的默默无声一举冲破发挥到高调的极限,撕扯着衣裳沉落为泥土,如此剧烈而果断,真是“女中贞烈”。

  我想,是不是每一种平凡纯洁的美丽,都有着这样的过程呢,在静寂之中燃烧自己,最后到达生命的顶峰,到达顶峰还不罢休,还要牺牲了自己,化作凡尘沃土。这个时候,我们应扪心自问。我们的心灵要受到怎样的洗礼和责备,我们要责备自己。在这样的美丽面前,想起自己做过的笨拙的事情,还有那些笨拙的初衷:因为图了一个嘴快而丢了一个朋友,因为无法启齿的往事而耿耿于怀心存隔阂,因为一次贪心却毁了一段美好前景,此般种种,这样想来实在是没有智慧啊。

  眼见着,雨季就要来了。树木的叶子像家禽的羽毛一样渐渐日益丰满,轻雷阵阵,春雨润物,四季轮回,一切都井然有序的行进着。这个时候,内心蠢蠢欲动,迎合着这个朝气蓬勃的季节,也应该活动活动筋骨,梳理梳理脉络,要计划着做一些事情,要预见下半年的丰收和来年的展望,从现在开始活动自己的大脑和手脚。

  像每一个热爱生命的人,如果我的小屋子在湖畔或者林子里,我常想,我就是那个扛着斧子的居者,准备为搭建下一座木桥而挑选壮实的材料,准备为下一个湖边钓台寻觅好的落脚点,是的,我想着,春日,我在林子里工作,到了来年雨季,这里应该大有改观了。

  这个清明假期,雨水来得特别丰沛。古谚云清明宜明又云清明难得明,记忆中确是在这个日子经常会遇上雨天。节假第一天雨似乎如约而至时大时小淅淅沥沥下了一天,夜来春雨依旧。春雨敲打着窗棂敲打着楼外的车棚雨点声声不歇浅睡里时不时醒转过来盼着雨停,家人约好了第二天去看父亲。

  晨起雨歇了,父亲在山的北坡。我沿前湖步行了一段,夜雨将空气洗的很清新花草树木在镜头里也明晰起来,一条春溪演绎了仲春的舞台,溪水边柳绿已浓如烟雨,间或有桃树挑着长长的花枝向对岸抛去媚眼,溪水被一夜的雨淘洗过比往日要洁净些水草青青养人眼目。溪头小径两旁的也盛开着桃花,夜雨惊花魂落红满地点点仿佛离人泪,那片片被风雨肆虐过却还依稀鲜嫩着的花瓣让人想到那些夭折的生灵。走过生机盎然的春溪走过落英缤纷的小径走过开着绣球花的城墙边,绣球花在这个时节盛开倒是蛮合时宜的。

  那个傍晚在我的记忆深处,不愿触碰但我知道它一直在那儿今生不会忘却。姐姐对我说:就这样我们两人决定了就这样了!那是一个多么艰难而决绝的决定,省人医那时候还叫工人医院在它对面的乌龙潭公园的桥上,暮霭沉沉姐姐的声音在早春微寒的空气里微颤,两双对望的泪眼两颗无奈的心。桥上的我无心打量四周看不见那儿的风景,多少年过去我也不知道那公园是什么样子的但我记住了那桥:小小的微微曲拱着。

  父亲生病了确诊了我的老师带着我带着父亲的片子找了几个有名气的医生,都说靠近大血管不宜手术其中有一个答应给开刀好像还蛮有把握的,去单位开好了支票父亲说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怕也没有用拼了。老师又陪我和姐姐去找一个权威传家级别的征询,这样就有了乌龙潭小桥上的决定。后来看着一些与父亲同样病的人手术后安好的样子,我会痴痴地想:要是我们拼一下呢要是我们舍得为父亲拼一下会不会有好一些的结果?艺高人胆大那个医生既然愿意为父亲开刀自然有他的能耐或许真的能让父亲从手术台上安然地下来?可是那是六比一的比率,我们不敢拿至亲至爱的骨肉生命去赌那七分之一的胜算啊!

  家人在山脚下聚齐向半山坡走去,年复一年走过的小路四季色彩当有不同但我们走过的总是这个有时晴朗清明更多时烟雨迷蒙的时节,满目的苍翠欲滴漫坡的勃勃春机也减轻些许思亲的沉郁。一年又一年岁月就在我们重复走过的小路上流逝了,岁月流逝让人惆怅却又渐渐淡化了人们对故亲的回忆。春琪甩开大人的手走在最前面,三年前他加入了这支队伍,那时候他新奇的眼睛望着新绿的乡野问他路边的野花什么颜色的紫色的边说着边小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嘴角还挂着一滴晶莹的口水珠子。

  父亲的家园又见零星开着野草莓花仿佛是主人派来的的花童守望着这个时节守望着常年寂寞中独有的一个热闹的日子,野草莓花是白色的而果子却是红艳艳的暮春初夏时候山野田间小路溪边不经意的遇见它那红宝石般的鲜艳欲滴不禁令人怦然心动。父亲的家园原来是有两棵树的高高的正好给父亲挡风遮雨,我记得那树的叶子有点像我认识的石楠树的叶子深绿和殷红的颜色,或许就是石楠树?但四六叔说那是石棠树并说旧时人们多在逝者的家园种这样的树,我想这是为了守护亡亲的魂灵吧。四六叔把父亲放进树下包着父亲的绸布和父亲最后的日子里小血管里喷出的液体是一个颜色的,那颜色几乎要刺瞎我眼睛。

  山风轻拂间或飘来一点两点雨珠山林寂静着只听见时不时响起几声鸟鸣,总是这个时候清明前后那鸟就叫了,我一直把它当成布谷鸟不知道是不是的?它发出的声音就是布谷布谷还带着音乐般的韵律。当春盛之际花开花谢野地里传来这鸟的歌唱时不禁会让人莫名添上一些淡淡的`忧伤。稍晚的时节野地里还会有一种鸟叫类似于“小荣小荣”的语音,那音调没有前面说的鸟唱出的音调婉转动听而是短促的显得很有些凄惶仿佛在寻找什么丢失了很久的宝物。我望着鸟叫声传来的方向,四六叔就在不远的山坡那面。石棠树下的父亲后来要被搬迁又是四六叔抱着把他安置在现在的家园,石棠树没有跟来石棠树还在原地吗?石棠树没有来陪父亲四六叔来陪父亲了,勤劳善良心灵手巧的四六叔年级尚轻的四六叔!

  哥哥把妈亲手叠的元宝拢成一堆,燃起的火焰给还有些春寒料峭的空气添了一点暖意,那一个个精致的小银锭子在火焰中跳起舞来仿佛一只只翩翩的小蝴蝶。依稀记得父亲说过:春花开秋草黄。意思是指他的病,父亲是个有点幽默的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不出有什么悲伤的痕迹脸上隐约还可见一丝微笑。从乌龙潭小桥上的那个春天的黄昏里到来年黄叶飘零的重阳节的惨淡子夜,我的父亲没有哭丧过脸没有喊过痛该说笑的时候依旧说笑。但我知道那是怎样的几百个日夜,父亲用坚韧和平淡遮掩了那一切。袅袅青烟似往事如烟,不忍细想不忍回眸,心的一角已结成了茧,是最坚硬的地方也是最柔软的地方,唯其坚硬才能挡住无边无沿的思念,因为柔软才不能触动一动就是痛就会流血。

  下山的羊肠小径上擦肩遇见几个戴头盔推着山地车的少年我好奇问怎么把车推到这儿来了答曰待会儿从山上骑下来,我回望身后下山小路曲曲弯弯的傍着一条小山涧,小涧的水清清亮亮的水中生长着的杂木郁郁葱葱。古人谓之清明是因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人间四月天恰似那稍后将从山上骑车一跃而下的少年一般的明媚而清朗,满世界绿叶绿草满世界的紫嫣红的花朵啊!清明何止于祭祖也是踏青春游的季节,人们扶老携幼呼朋唤友放飞心情流连忘返,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这首宋诗便是写照。春琪又跑在众人的前面,他在唱着歌竟然能把《同一首歌》完整的唱下来,歌声稚嫩而清亮,不知为何我一下子想起了小时候春天苏北广袤平原上农人扶犁的吆喊声。清明更是播撒种子的季节,那农人唱歌一般的吆喊声是那样高亢悠长那样欢畅不已他在这个时节启航他在希望的田野上扬帆。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水汩汩青山依旧。放眼望去山野空蒙雨色迷离恍若春意更浓绿意更浓,这浓浓的漫天铺地流淌成一支乐音伴着生生不息的岁月流去。

  转瞬十余年,当初年少的我已过而立,在清明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带着小孩、伴着妻子、拿一把锄头、提一袋果盘,走在祭拜的小道,心中不免想起许多事。当初带我拜祭祖先的爷爷如今已安静地躺在这片青山深处,当我拿起酒壶,将一杯黄酒洒向脚下的土地时,他是否感受到,当初的少年如今正在怀念,怀念他的笑、他的脸、还有他粗糙的手在我脖子里留下的奇异感觉。

  那一年,其实是很多年前,爷爷带着我寻觅在山间的卵石小道,那个时候,我并不理解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思念,之所以屁颠屁颠地跟在爷爷身后,完全是因为山间有我喜欢的小鸟。听着那一声声清脆的鸣叫,我总会随手捡起一块小石子,使劲地抛向远方,哗地一声,整个山间便热闹起来。伴着清明的烟雾、伴着爷爷的怒斥,我会忍不住用最快的速度爬向更高处,对着天空大喊,回音传来,经久不息……

  如今仍然有种冲动,仍然想大声地呼叫几声。可惜,我不能,即便身边的妻子不反对,但如果让孩子看到了,多少有失父亲的威严,更何况,在许多天前我就已经向他们发出警告,清明拜祭,那是一件非常严肃的活动,不得喧哗,否则惊动了祖辈的休息,便是弥天大错。

  这种警告其实并非我的原创,早在少年时,爷爷便已对我做出了同样的教育,只不过,那个时候的我太过调皮,总会在不经意间挑战爷爷的耐心,而且,每次挑战都很成功。我总是想着各种办法与爷爷唱对台戏,希望有一天能彻底脱离爷爷的管束,可等到爷爷终于离开,才发现有一种思念太过伤怀,哪怕他骂我,我只愿自己的亲人就在身边。

  看我还在出神,妻子拉了拉我的衣袖,安慰道:往事已矣,虽然爷爷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但只要有爱,无论多远,他就在我们身边。

  山谷射来一束阳光,烟雨渐散,天空似乎一下子明朗起来,对面的山头也有人在庄重地祭奠,爆竹声中,他们肯定也和我一样,在缅怀一个人、一份情、一段永不褪色的记忆。

  我父亲应该算是一个标准的严父,我们兄弟姐妹每次会集一处,谈到父亲时,都会说父亲他‘太狠了’,他不论是对我们兄弟姐妹六人中任何一人,都没有好言气,他跟我们说话时,几乎都是以命令的口气说,谁敢不听他的话,遭到的肯定是喝叱,或打骂,因此,我们兄弟姐妹都怕他,只有幺弟胆大一些,敢与父亲顶几句嘴,因而遭到的鞭打也格外多。前不久,我们兄弟姐妹会集一处谈到父亲时,还在说‘怕他’,而幺弟更是愤愤不平的数说着父亲是多么的‘凶狠’的拿着鞭子追打他。

  小时候,我特别羡慕别的小伙伴的父亲陪着自己儿女玩耍,甚至让儿女骑在自己脖子或背上玩,给孩子们讲童话故事,变着法逗自己孩子开心。而我们兄弟姐妹想这种待遇,几乎是奢望,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受到父亲这样宠爱过。在我的脑海中,实在搜索不出来父亲抱我、亲我、陪我玩耍、逗我开心的片断,尽管我小时候,还算乖巧听话,读书时成绩一直很好,在学校时几乎年年得奖,在家做事也算勤快,可我从来没听到父亲当面夸赞或鼓励我的话,更不要说买点小物件奖励一下我。那时候,我一直以为父亲对我不关心、不满意,甚至不喜欢我,直到若干年后,与父亲关系特别好,又很谈得来话的大表叔、三表叔、大姐夫告诉我,父亲经常在他们面前夸赞我,并以我为自豪,还说计划将他退休时唯一“顶职”的指标送给我,只因我在参加恢复高考制度第一年,自已考进医学专科学校而走上工作岗位,父亲才将这个唯一指标让给比我大三岁的二哥顶了职。

  待我们长大后,才慢慢理解父亲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他虽说没陪我们玩耍,但在外地教书的他,每逢星期天或放假回家时,都要带一些好吃或好玩的东西回家,让母亲分给我们解馋;他在山区教书时,总要挤时间到山上采摘一些野果子带回家,让母亲分给我们品尝;逢年过节,他即使不买他喜欢的烟、酒,也要想法买一些布料回家,让我母亲给我们做新衣裳;我在外地读书时,除了全数给我开出的必要的生活费、学习费用外,他总要多塞一些钱给我作机动用;作为国家正式公办老师的他,虽说工作几十年,工资也不算低,可他却从来没舍得花钱到外地旅游、到餐馆或酒店海吃海喝,也没舍得花钱为自己买一块手表,一辆自行车或像样的大衣与皮鞋;为了补贴家大口渴、入不敷出的家庭费用,父亲甚至利用星期天、或暑假、寒假时间到山上砍柴卖,为了我们这些子女、为了我们这个家,他可以说是操碎了心,他做到了他能做到的一切。

  我先前只以为父亲的“凶狠”与“冷酷”,是他性格的因素,是因为他不善于表达自己情感,不会哄人开心,只到一九八八年,我让他到厉山镇我家中,帮忙带我的只有三岁大的双胞胎儿女时,我才发现他很会哄孩子开心,他给孙子、孙女讲童话故事,他颈部托着孙子,怀里抱着孙女到附近风景区游玩,他与孙子、孙女玩抵头游戏,捉迷藏,甚至让孙子、孙女同时骑在他背上玩耍,变着法哄两个孩子开心,他把我们少年时奢望得到的宠爱,全给了只有三岁多的双胞胎孙子与孙女,以至我的两个孩子,在我星期天从几十里外的工作单位赶回家中时,当我与他们的爷爷同时伸出两手要抱他们时,俩孩子竞然是舍我而扑向他们爷爷的怀抱。

  茶余饭后,我与父亲闲聊时,我问父亲在我们年少时,为什么对我们那么严肃?那么“凶”?那么“狠”?父亲缓缓说道:“你爷爷在我只有十几岁时,就告诫我说:‘自古慈父多败儿’,对孩子不能溺爱,不能娇生惯养,要让孩子有‘怕惧’,否则,孩子就可能由着性子胡来,就可能变坏,就难以成才,这样一来,就等于害了孩子。因此,我就学着你爷爷对我的样子对待你们。”

  受爷爷、父亲这一观念的影响,我对孩子的教育也是很严格的,虽说外表不像父亲那样严肃、“冷酷”、“凶狠”,但我绝不娇生惯养两个孩子,例如在一九九八年,当我的双胞胎儿女考进离我家只有几百米远的桥头中学读书期间,我坚决不准两个孩子回家住,而是逼着他们与其他孩子一样住读,也不准其母亲为他们送饭,也不准其母亲随便给钱他们,逼着他们尽快适应集体生活、适应社会,这也许是我的两个孩子后来独立性很强,学习与工作方面还算较优秀的缘故吧!

  “大爱无声”,父亲用他的‘严’、他的“凶”、他的‘狠’,他的‘冷酷’等表象,掩盖着他内心的火热,与山一样高大的父爱,以致后来日渐懂他的我,每次听到刘和刚唱《父亲》这首歌时,都会热泪盈眶。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三十年了,随着清明时节的即将到来,思念我那外冷内热的父亲的心情难以自控,写下这篇短文,算是略表一个儿子思父之情吧!

  故乡的清明雨从来没有唐代诗人杜牧笔下那种“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凄凉凄楚,而带给小村父老乡亲们的是希望希冀和甜蜜,是对先人的追忆和怀念,更是对一年风调雨顺,农事活动顺利开展的企盼。

  山坳里的故乡,经过清明雨的滋润,山山岭岭,沟沟岔岔各种野花迫不及待的伸展出嫩嫩的花骨朵,远山大片大片的映山红,似火烧云,似万面红旗猎猎,在春风里摇曳飘逸,近山的蒲公英花,苦菜花,果园里的杏花,桃花,梨花,苹果花,山楂花……何止是置身花的世界,花的海洋形容的那么简单,试想,感怀散文万花盛开,没有那点点清明雨的润养, 能有灵气吗?

  故乡的清明雨,让山朗润,绿草芳香,如毯似毡;树木返青,枝条吐芽,片片树叶,青翠欲滴,碧碧的,嫩嫩的;青龙河边的杨柳,经过清明雨的点缀,在不经意间,满树新叶,不几天就遮天蔽日。

  带着镰刀,小铲,挎着荆条编织的篮子,冒着菲菲清明细雨,来到云彩山脚下的缓山缓坡上,追逐采挖各类野菜,那野菜经过一场清明雨,更加鲜嫩,更加清靓,蕨菜,苣荬菜,苦菜,麻莲菜,苦菜,山蒜……见到什么菜就采什么菜,不到一袋烟功夫,篮子就装得满满的,回到家里,分门别类,摘净清洗,蘸上自家酿制的黄豆酱,吃上大自然赋予山里人那无公害,无污染营养丰富的山野菜, 什么烦恼和什么不快,全都忘到脑后。

  一场清明雨过后,故乡的山岭坡地,各类中草药材的秧叶也都陆续探出头来,露出地面,故乡的野生中草药材到处都是,品种丰富,知母,丹参,柴胡,远志,防风……林林总总,扛着撅头,挎着篮子,沿山沿坡采集草药,回家后,晒干,收藏,积攒到一定量的时候,奔走十几华里山路,卖到供销社,换来油盐酱醋 等生活用品,买来钢笔,笔记本,墨水等学习用品,通过自力更生,自己动手创造的果实,使用起来,倍觉甜蜜舒服。我想,要是没有那场清明雨的播撒,要是没有那场清明雨给大地带来的滋养和芬芳,绿树,花草,野菜怎么能茂盛,中草药材怎么给父老心乡亲的造福呢?

  清明是祭奠先人的节日,我们祖先发明的清明节契合着天干地支,物候变化的自然规律,而千百年来,我们对祖先的悼念,对逝去老人,长辈的祭祀,那时中华文明生生不息的文化传承。故乡父老乡亲对清明节祭奠先人的形式和内容是重视和讲究的,清明前后十天,在外工作的,打工的无论怎么忙,无论地位多高,无论身份多贵,都回到家乡祭祀先人。要是后人不给逝去的先人上坟填土,村里人会议论纷纷,指指点点说是不肖子孙。

  清明节当天,祭祀活动达到高潮,每家每户的长辈带着儿孙辈儿,扛着铁锹,拿着烧纸,贡品,冒着细密的清明雨来到祖辈的坟茔前,先用铁锹给祖坟填上新土,然后摆上贡品,老人点燃三柱香,带着子孙们磕三响个头,在叨念几句敬待祖宗的吉祥话语后,跪下,烧纸,祈求先祖保佑子嗣平平安安,这些程序结束后,再把一批新纸用石头压在坟茔的尖顶上,祭奠仪式才算结束。要是遇到家里没有后人或者在外的人没回来填坟,村里人都会把这些无主的坟墓也填几锹新土,以示对那些逝去长辈的祭奠和尊重。

  清明雨给故乡干涸的土地带来湿润的墒情,清明节后,家家户户开犁种地了,田野里一片春潮,人欢马叫,父老乡亲把希望的种子播撒在土地上, 期盼当年风调雨顺,粮果喜获丰收。

  写着写着,木头凳同学文杰打来电话说清明节啦,邀几个同学来凳上踏青,挖野菜吧。我欣然同意。望窗外,清明雨滴滴答答,不紧不慢地下着,走出高楼,来到小区的花园里,空气格外清新,任细细清明雨打湿自己的脸颊,头发和衣襟,深深地呼吸一口细雨中新鲜空气,哇,好开心,好惬意!清明雨,燃起我的希冀,激发我的热情,爽朗我的心情。冒着清明雨,走,到野外踏青去喽。


 温馨提示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站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如有侵权行为请来信告知,信箱:daguang2012@qq.com



相关评论